风雨雷电17 - AV姐姐激情视频
字数:63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7回:甜言蜜语女捕情迷
  每个衙门前面都有一对石狮子,苏州城衙门也不例外,当然也少不了一个大 鼓,让老百姓可以击鼓鸣冤。
  嬴春雷眯着眼睛看着那一对石狮子,口中喃喃自语,「正所谓生不入官门, 死不入地狱。老子今日破戒进了这衙门,真不晓得会不会倒楣三年啊!」 
  在他身旁的章雅男白了他一眼,「只有作奸犯科之徒进了衙门才会倒楣。如 果你白璧无瑕,又何惧进出公堂呢?」
  嬴春雷哈哈大笑,「雅男姑娘说的真有道理!嬴某自问顶天立地,区区一个 苏州城衙门,何足道哉?」
  两人边说边大步踏入苏州城衙门,一群捕快看见章雅男安然无恙,都是欢天 喜地,一起涌上去问长问短。
  「头儿,您没事就好了!我们不晓得多担心啊!」
  「头儿,我们就晓得你武功高强,必定逢凶化吉,屡立大功!」
  「头儿,萧七爷昨晚在太湖发了疯般的到处寻觅,连饭也不吃,直到三更半 夜了,咱们兄弟劝他歇一歇,他才吃了一个馒头。你回来了就好,赶紧去向他报 个平安吧!」
  章雅男听见萧七如此关心自己,虽然她芳心此时已是另有所属,但依然被感 动了。
  在一旁观貌察色的嬴春雷晓得章雅男心中想法,不由冷冷的哼了一声,「假 惺惺的傢伙!」
  他这人嗓子原本就大,再说他也没有想要压低声浪,所以那群围着章雅男的 捕快都听见了他那句话,每人都向他怒目而视。
  「头儿,这大鬍子就是风雨雷电中的雷霆万钧了吧?」
  「他此次是随着你到衙门自首,对吧?兄弟们,马上把他锁起来!」
  章雅男看见群情激愤,赶快举起双手大声的说,「兄弟们,大家别误会!这 位大哥的的确确就是雷霆万钧嬴春雷,但他并非坏人,也不是血雨纷飞的同党!」 
  一群捕快眯着眼瞪着嬴春雷,一副不相信的模样,把名震江湖的雷霆万钧气 坏了。
  他是成名豪杰,压根儿就没有把这些捕快看在眼里,心想既然他们不相信自 己,那就算了,不如离去了。
  于是他向章雅男抱一抱拳,「雅男姑娘,嬴某已经把你安全送到苏州城衙门, 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章雅男知道他被那群捕快惹怒了,正想要开口挽留时,一把温文儒雅的嗓音 先她而起,「嬴大侠,大家之前因为误会而动了武,万请见谅!」
  她不需要转头看就晓得是萧七来了。
  果然,穿着一身蓝衣的萧七已经飘然而至。
  嬴春雷瞪着文士打扮的萧七,心中恨得牙痒痒的,「明明是你这个笑面虎偷 袭我,现在竟然美名为动武?」
  萧七一脸微笑的说,「在下萧七,昨日无意中冒犯了嬴大侠,幸好大侠武功 盖世,并没有受到损伤。不然的话,萧某只好一死谢罪了!」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萧七在语言中捧了嬴春雷一下,他这个雷霆万 钧只好澹澹的回答说,「算了吧,不知者不罪。」
  萧七向嬴春雷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难得嬴大侠今天拜访苏州城衙门,真 的是蓬荜生辉。一场来到,何不进来品口茶?」
  按照嬴春雷的心意,他是不想与萧七多打交道,但他刚想要婉拒时就看见了 章雅男充满了渴望的眼神。
  他在心中叹了口气,「冤孽,真的是冤孽啊!没想到老子一生潇洒,今日却 无法自拔……唉,罢了罢了,她想老子留下来,老子就他妈的留下来吧!」 
  章雅男看见他眼神柔和起来,晓得他已经同意留下来了,于是向萧七打了个 眼色,「七哥,你还不带嬴大哥去尝一尝你珍藏多时的雨后龙井?」
  「嬴大侠,请!」
  萧七马上带头往前走,章雅男当然随着他走,而嬴春雷看了章雅男倩影一眼 后就一言不发的跟随在后。
  萧七把两人带到他在衙门里面的书房。
  那书房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书桌上文房四宝以及一张小茶几上大 大小小的茶具却齐全,四面墙上还挂了不少字画,的确是古意悠然。
  萧七示意章雅男两人坐在茶几前,然后为两人倒了两杯茶,「嬴大侠您来得 真是及时,这壶茶火候刚刚好,请尝一尝。」
  嬴春雷拿起茶杯浅尝一口,那茶果然甘甜可口,章雅男更是忍不住脱口称讚, 「七哥,好茶!」
  「喜欢就多喝点。」
  萧七举起茶壶为两人倒茶。
  「雅男姑娘,你昨晚不知所踪,知府大人也为你操了一个晚上的心。」 
  章雅男听了不由一脸歉意,「要大家如此为我操心,雅男实在是过意不去… …」
  萧七把茶壶放下,「雅男姑娘既然已经回来了,不如先去和知府大人请个安。 嬴大侠就由我来招待就行了。」
  章雅男转头看了嬴春雷一眼,后者见她挺关心自己的感受,不由心中暗喜。 
  他虽然不想章雅男离去,但还是向她点点头,「雅男姑娘,你就去和知府大 人报个平安吧!我就在此与萧七爷喝喝茶。」
  「那好吧!我去一去就回来了。」
  章雅男站起来步出书房,离去前还看了嬴春雷一眼,令那大鬍子心中大乐。 
  萧七目送章雅男离去后向嬴春雷笑着说,「嬴大侠在江湖上人称雷霆万钧, 当日有幸一睹大侠风采,果然名不虚传啊!」
  嬴春雷哼了一声,「过奖了!萧七爷的剑法才是一绝。不晓得萧七爷师承何 处?」
  萧七哑然失笑说,「嬴大侠太看得起在下了!萧某那些三脚猫剑法算得了什 么啊!」
  嬴春雷嘿嘿一笑,「萧七爷太谦虚了。若非嬴某大命,恐怕早已丧生于萧七 爷那些三脚猫剑法之下了。」
  萧七呵呵一笑,「嬴大侠又在取笑萧某了!实不相瞒,剑法确实并非萧某所 长。」
  他把声音压低,一脸神秘的说,「嬴某用毒之术比剑法优胜多了。」
  嬴春雷听了心中一震,但却不动声色,「哦,江湖上用毒高手不多,最着名 的应该就是蜀中唐门了。莫非萧七爷是唐门子弟?」
  萧七摇摇头,「唐门毒术一向不传外姓子弟,而萧某碰巧不姓唐。」
  嬴春雷凝视着萧七说,「那恕嬴某愚昧,实在想不出江湖上还有哪一派用毒 高手比得上唐门。」
  萧七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嬴大侠未曾听过咱们这群人,原因很简单,那 是因为咱们压根儿就不是一个门派。可是千百年来,咱们却为了生存而不得不与 毒物为伍,千方百计的用毒自保以及杀敌。」
  嬴春雷闯荡江湖多年,对人一直都存有戒心,他是在观察了一阵子没有发现 异常才把茶给喝了。
  听了萧七的一番话后他就赶紧运功以备万一。
  他不运功犹自可,一运功就不由心头剧震,他浑身功力竟然提不上来,一股 真气停留在丹田部位,无法去到双掌上。
  失去了真力的他,只是一个力气比较大的普通人而已,面对着萧七这个高手, 可真是任由他屠宰。
  面临这前所未有的危机,他连手掌心也冒出了冷汗。
  「经过了千百年不停的改进,一种无色无味的麻药终于被炼成了。毒药毒性 太强,不容易做到此点,可是麻药却可以做到恰到好处。任你是绝世高手,遇上 了这药也不易察觉出来。若有人把麻药涂在茶杯上,让热茶把它慢慢的溶解,更 是防不胜防啊!」
  萧七缓缓的说,脸上那笑容添加了一分讽刺之意。
  「你到底是什么人?」
  嬴春雷强压着心中怒火,沉声问萧七。
  萧七喝了一口茶才以问为答,「嬴大侠不妨想想看,世上有何处是每天每日 都有无休无止的斗争,每个人为了活下去而不择手段?」
  嬴春雷忽然想到了一个答桉,「莫非你是来自宫廷?」
  萧七把茶杯放在茶几上,一脸欢容的说,「嬴大侠果然机智过人,一点就通。 在下正是来自禁宫。」
  嬴春雷上上下下的把萧七看了一遍,「你不像是个太监。」
  萧七微微一笑,「在下确实不是太监,但在下义父却是一辈子都活在宫中。 这用毒之法就是他老人家亲自传授于我的。」
  嬴春雷不解的问,「看来萧七爷你身份尊贵。那为何要改名换姓屈身在苏州 城衙门?到底有何图谋?」
  萧七又喝了一杯茶后才回答,「当今圣上年纪尚幼,宫中大小事项一向都是 由在下义父主导。一个成功的人总会惹人嫉妒,义父他老人家晓得民间有不少人 ……」
  他顿了顿才接着说,「尤其是你们这些武人,对他颇有微言,心怀不轨,所 以就把我们兄弟姐妹几人派到各省监控当地武林人士。」
  春雷眉头一抬,「在太湖边时你是蓄意要把嬴某置于死地,对吧?」
  萧七露齿一笑,「你们风雨雷电四人,无门无派,成不了大事。可是在过去 几年,你们四人都曾经有意无意的杀了一些效忠于义父之人。你们武功高强,萧 某既然碰上了杀你的良机,又如何舍得放过呢?」
  嬴春雷沉着气说,「你今日在此杀嬴某,一定瞒不过雅男姑娘。如此一来, 你隐瞒多时的身份就会暴露了。」
  萧七摇摇头,「嬴大侠,你弄错了两件事。第一,萧某没有打算这就杀了你。」 
  嬴春雷听了他这话不由有点错愕。
  萧七接着说,「今天难得把名震江湖的雷霆万钧给麻住了,萧某又何必急着 一刀把你给宰了呢?总得要让嬴大侠你吃点苦头才下手吧?再说,舍妹一向喜欢 珍禽异兽,你这只无牙老虎正好可以让她消遣几天,省得她不停的烦萧某带她到 处去玩。」
  嬴春雷听见他把自己当成一只供富家女子消遣时间的奇兽,不由勃然大怒。 
  可是他晓得自己当前身陷囹圄,愤怒是解决不了问题,所以越是狂怒,表面 上越是若无其事。
  他澹澹的说,「嬴某突然不见踪影,雅男姑娘必定起疑心。」
  萧七嘿嘿一笑,「萧某既然敢出手,当然把这一点考虑好了。」
  他一说完就一掌重重的击打自己胸膛,一口鲜血马上从他嘴里喷出来,把茶 几喷到一片红。
  嬴春雷心中更是一沉,「苦肉计!」
  他的坐位随即往下一沉,转眼之间已经陷入地面,原来萧七这书房暗藏玄机, 到处都有机关。
  打开了的地板随即合上,与之前无异,压根儿就没有人看得出在此地曾经坐 着一个嬴春雷。
  嬴春雷一落入地底后萧七就一掌把窗户震开,同时还惊呼一声,「嬴大侠, 手下留情!」
  等到章雅男听见了萧七的呼声赶到时,她只看见萧七一人趴在茶几上,而他 喷出来的血此时已经流了一地。
  「七哥,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事?嬴大哥他人呢?」
  章雅男赶紧把萧七从茶几上扶起来。
  萧七面如金纸,嘴角边还残留着鲜血,喘着气缓缓的说,「雅男姑娘……你 出去了不久,嬴大侠就突然发难,一掌打在我心口……」
  「不可能!」
  章雅男惊讶的说,「嬴大哥为何要伤你呢?」
  萧七断断续续的说,「可能他……还是对昨天我那一剑怀恨在心……他一掌 伤了我后就冲开窗户离开了……」
  章雅男虽然对这番话半信半疑,但却没有怀疑萧七。
  「难道七哥的言行举止得罪了那个大鬍子?七哥昨天确实是暗算了他,他与 七哥语不投机乃是意料之事,但出手伤人是否过分了一点呢?」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嬴春雷此时就在自己脚底下。
  嬴春雷往下坠落了约莫一两丈后就被人接住。
  由于那四周漆黑一片,嬴春雷只能凭着那人身上的一股幽香猜测她是个女子。 
  嬴春雷身材高大,那女子能够轻而易举的把他接住,可见她功力匪浅。 
  那女子一把他接住就顺手点了嬴春雷哑穴,使他有口难言。
  嬴春雷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子犹如婴儿般摆佈,幸好他为人豁达,心 中暗想,「还好是个女子,若她是个美女,嘿嘿嘿,嬴某还算是艳福不浅啊!」 
  当他正在自我安慰时,那女子突然双手一放,他整个人就掉到地上。
  虽然他离地面不高,但事出意外,他依然痛到闷哼了一声。
  此时一道光在他面前亮起来,原来那女子打着了火摺子,把那地下室照亮了。 
  他赶紧往那女子一看,发现她大约双十年华,长得非常娇媚,左嘴边的一粒 美人痣更是为她添加了几分妖娆。
  她提着火摺子走到嬴春雷面前,细心的看了他一遍后眉开眼笑的说,「七哥 果然没有说错,你这傢伙真是一只大黑熊!」
  嬴春雷在心中暗骂,「你奶奶的娘,老子堂堂一个男子汉,什么大黑熊啊? 起码也是一条大黑龙啊!」
  那女子看见他一脸不忿,笑口盈盈的拍一拍他脸颊,「你乖一点,姐姐我会 好好的对待你的!」
  突然之间从一个江湖好汉变成了一个女子的玩物,嬴春雷不禁啼笑皆非。 
  这地下室与萧七的书房只有一壁之隔,书房里面的发生的一切嬴春雷都听得 清清楚楚。
  当他听见萧七污衊自己出手伤人时,不禁恨得牙痒痒的。
  那女子挨着他身边,忽然伸手拧了拧他鼻子,「大黑熊,你是否很恨我七哥 啊?」
  嬴春雷虽然吃了麻药,但一些轻微动作依然能够做得到,于是就轻轻的点了 点头。
  那女子嘻嘻一笑,「我七哥是从小就是一个鬼灵精,被他骗过的人不知凡几。 真的是少你一个不少,多你一个不多啊!」
  她把手掌放在嬴春雷胸膛上,轻轻的抚摸他。
  「大黑熊,你的胸膛好结实啊!」
  她把手伸入嬴春雷袍子里面,手掌与他毛茸茸的胸膛直接接触后轻轻的娇呼, 「你好多毛啊!」
  虽然是命悬一线,嬴春雷毕竟是个精壮男子,被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如此抚 摸,免不了有了反应,巨龙逐渐勃起,把他裤子撑起了一个帐篷。
  那女子紧贴着嬴春雷虎躯,自然把他那雄姿看得一清二楚,不由咯咯一笑, 「大黑熊果然威武霸气!」
  嬴春雷不停的被那女子有一句没一句的逗弄,心中不由一荡,巨龙头抬得更 高了。
  「七哥,你伤势可重吗?」
  依然在书房里面的章雅男看见萧七身受重伤,马上走过去扶着他关心的问。 
  萧七乾咳了一声,把几口鲜血吐出来,「不碍事……一掌换一剑,萧某与嬴 大侠算是扯平了。」
  章雅男掏出一条手帕,替萧七把嘴边的血抹掉,「按理说嬴大哥不是这种小 气的人……」
  萧七突然一把抓住章雅男那只正在替自己抹血的玉手,「雅男姑娘,你可知 道昨晚找不到你,真的把我给急死了!」
  章雅男玉手被他抓住,不由俏脸一红。
  她想要挣脱,但萧七却把她玉手紧紧抓住,不肯放手。
  他一脸诚恳的看着章雅男说,「雅男姑娘,直到那一刻,我才晓得你在我心 中是如此的重要。我今天必须要让雅男姑娘你知晓我对你的心意。」
  章雅男听了他这一番告白,俏脸更是红透了,「七哥,谢谢你对雅男的关爱, 可是……」
  她原本是想告诉萧七自己已非原壁之身,可是话尚未说出口,萧七已经把她 拉到身边,柔情似水的说,「雅男姑娘,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对你的心都是永 远不变的……」
  他不仅仅是动口,同时也在动手,一双大手已经搭在章雅男腰间。
  情窦初开的章雅男听了他那些情深似海的话,不禁甚是感动,对他那双手竟 然毫不抗拒。
  经验丰富的萧七当然看得出章雅男已经被自己打动了,一双手马上动了起来, 轻轻的爱抚着章雅男娇躯。
  刚尝过男女之事的章雅男,被萧七如此一摸,整个人都软了,迷迷煳煳的任 由他摆佈。
  萧七晓得这个年青女捕快已是自己囊中之物,原本是正气凛然的眼神竟然射 出了一丝淫邪光芒。
  他继续不停的在章雅男耳边说些甜言蜜语,「其实我第一眼看见你时,我心 中就有了你,只是一直不敢说出口……」
  「七哥,真的吗?」
  章雅男在他手口并施之下,不由情迷意乱了。
  「当然是真的,七哥从来未曾骗过你。」
  萧七低下头把章雅男樱唇封住,同时一双手开始为她宽衣解带。
  其实他对章雅男早已起了色心,只是他自视甚高,认为整个苏州城没有人比 自己更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了,除了自己之外,章雅男不可能会看上其他任何一 人。
  可是当章雅男和嬴春雷一起回到苏州城衙门时,他却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存 在一种暧昧。
  「我萧七看中了的猎物,就算别人抢先一步了,我也要把她抢回来!」 
  好胜的他虽然一肚子妒火,却不动声色,只是佈下了局,先以麻药把嬴春雷 解决了,然后交给刚到苏州城不久的义妹萧九处置。
  把嬴春雷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程咬金驱逐了,他才使出风流手段挑逗章雅男这 个初入情场的小姑娘。
  章雅男对博学多才的他原本就有好感,一时情动之下,竟然由得他把自己衣 物逐件逐件的脱下。
  在地下室的嬴春雷虽然无法看得见书房的情况,但从两人的对话中隐隐约约 猜到了萧七的诡计,不由大急。
  那女子萧九看见他一脸焦急的样子,乾脆把俏脸贴在他脸颊上,悠悠的说, 「看你着急成这样子,上面那姑娘肯定是你的相好吧?告诉你,我七哥看中的姑 娘们,没有一个能够逃得过他的五指山……」
  萧九的一双手不仅仅是抚摸着嬴春雷胸膛而已,还不断的往他下身移动,直 到他双腿之间那帐篷才停下来。
  她抚摸得很有技巧,嬴春雷虽然是不情不愿,但依然被一阵阵销魂的感觉笼 罩全身。
  萧九在嬴春雷耳边媚笑了几声后就隔着裤裆一把抓住他那根巨龙,「同样的, 你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