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墟鬼境卷0102 - AV姐姐激情视频
字数:1096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卷风雨飘摇第二章痛宰肥羊
  赵无谋崩溃的叹了一口气,望着右边那台冒着狼烟的余热锅炉直摇头,这种 胎里坏的问题是无法处理的,记得合同上,这四台余热锅炉,总共才卖了九百万, 还要替人家安装调试好,还要配备全套的辅机,若是按正规的做法,九百万的价 格,可能连个原材料也买不来,更何况还要加工好运到地头调试安装了。
  但是对方价格压得太死,公司又异想天开的要打开这片市场,但又不想倒贴 几百万的本钱,只得折中替他做了,而折中的结果,就是从原材料上抠。
  五百七十度的高温,走的是三氧化硫的正压气体,若是常规的做法,得用3 04的不锈钢,甚至还要经过整体热处理回火等等复杂的工艺,这家冶炼厂也是 太蠢了,岂不闻一等价钱一等货的道理,不过,有可能负责订购设备的人,根本 不想给赵无谋的公司做,故意把价格压得狂低,要是给其它的公司做,可能就不 是这个畜生的价格了。
  象这四台余热锅炉,按正常做的话,得一千二百万,这才刚刚好可以保本, 要是再配全套的辅机,再负责安装调试的话,没有一千四五百万是赚不到钱的, 唉——!恶性竞争呀!
  对于业主提的修补方法,赵无谋简直无语,但又不好拆人家的台,只得将双 手一摊道:「你们的修补方法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今天晚上我们商务部的李部长 要过来,有些事我不好做主,等我们李部长来了再谈怎么样?」
  冶炼厂的陈工暴跳了,大叫道:「要是早知道你们公司做不好的话,我们就 给海陆做了!」
  赵无谋平静的道:「这种价格,别说是海陆,就是哈尔滨锅炉厂、四川东方 锅炉厂来做,也只能是这样,您所说的海陆,以前也就是张家港锅炉厂,在当年 全国三家A级锅炉制造厂和二十四家B级锅炉制造厂家中,并没有他们的名字, 至于现在锅炉制造业的AB级吗?我不说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更何况,他们这 方面的经验,远远的不如我们!」
  想起海陆,我不由想起了他们的两个美女销售经理来,那真是个漂亮呀,丰 乳肥臀,大腿修长,身上悠香阵阵,大冬天的还把两只雪白的丰乳半露在外面, 只凭目测,最起码也是C罩杯,若我是这些个卖设备的小人物,也一定巴巴的和 这两个美女谈生意了,就算上不了床,摸摸捏捏的也是好的,再说了,不是有句 老话,叫做「秀色可餐」吗?反正是国家的投资,吃苦上算的光他们鸟事。 
  国家投资?唔——!那么有些事情,也不是不能办,比如应收账款和维护修 理可以分开来谈,不过有些事,赵无谋现在却不能多事,老板也决不会允许他在 外面「乱花钱」。
  业主方的王技术员吼叫道:「你什么也不懂,跑来做什么?」
  什么也不懂?赵无谋依然很平静,懂是要花钱的,谁不知道这是年底呀?谁 不知道这是圣诞夜?本来老子可以在家替老爸烧烧纸钱,然后去温暖的桑拿找个 靓妞儿快活快活的,却被你们这帮王八蛋一个电话搞到这种风雪连天的荒郊野外, 然则赵无谋现在已经失去了和本公司大老板直接沟通的资格,顶头上司不止一次 的明确在公开公议上叫嚣,决不允许部门的人越级汇报。
  这个公司就这几个毛人,还谈什么级不级的,所谓的「不准越级向上汇报」, 只是二百五的虚荣借口,关键问题得不到及时果断的处理,倒霉的就是公司罢了。 
  赵无谋处理了十几年的现场问题,其经验是丰富无比,这事要是在一年前, 他可以直接和公司老总沟通,处理起来就容易多了,哪知道老板头脑发热,硬要 在中间设一道坎儿,这样一来,有些本该妥善处理的事处理不好,就不能责怪赵 无谋了,赵无谋可是事事向顶头上司汇报过的,至于他判断的对与错,就不是赵 无谋的事了,也就是说,错也随他错,对也随他对,好坏板子也打不到赵无谋的 头上。
  十二月二十二日被业主叫到现场,且又是30% 调试款要付未付之时,傻子 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到达地头之后,自然该意思的要意思,该请吃喝玩的要请吃 喝玩,这边设备冒着狼烟,那边钱款照拿的事,赵无谋也不是没做过,但大前提 就是,公司老总要放手给他操作,花小钱办大事,不过这钱要花得及时,花得到 位,错过了时机,花再多的钱也没用了!
  既然在赵无谋的头顶上设了个头,那么许多事,赵无谋就不可以直接处理了, 这也体现了公司老板想踢开赵无谋的心思。
  赵无谋想了又想,觉得心懒懒的,打心里提不起精神来,脸上竟然笑了起来, 人畜无害的问王技术员道:「别说这种偏激的话,你想要知道什么技术问题,尽 管问就是,我不懂的话,我会向公司技术部咨询!」
  王技术员憋着气道:「你们以前做过这种设备吗?」
  赵无谋微笑道:「做过,而且不止一台,偏你家的有问题!」
  王技术员叫嚣道:「你说说,以前都替哪些家做过?」
  赵无谋笑道:「大的,四百吨的,泰国的余热电站锅炉、南非六百五十吨电 站锅炉、北美拉斯维加斯的热管锅炉······!」
  王技术道:「别跟我扯淡,我要知道国内的!」
  赵无谋一笑,又连说了几家国内的大用户,继而笑道:「他们有的用了一年, 有的用了七八年,都是没问题的,你要是不信,也没关系,我这里有他们联系人 的手机号码,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拨通了给你亲自问问!」
  王技术员一愣道:「他们的工况和我们一样吗?」
  赵无谋旁敲侧击的笑道:「工况?你们就是四台25公斤压力的小锅炉,还 工况呢?他们的工况比你们的都高,但是人家知道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你花个 十文钱,就想买把龙泉剑,天下哪有这种便宜的事哩?这样吧,晚上我们的商务 部长来,一定会请客,我们不妨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赵无谋其实已经知道,在这种层层请示的机制下,已经错过了酒席桌上把酒 谈事的大好时机,更何况管赵无谋的那个头,还有些木讷,但是老板吗?都喜欢 老实的,不会喜欢赵无谋这种随机应变还敢花钱的人,总以为赵无谋在赚他的暗 钱。
  王技术把合同翻出来了,大声道:「你们合同上说,和烟气接触的部分,是 不锈钢的,现在我们发现,你们的壳体是碳钢,你怎么解释!」
  赵无谋把椅子向后一靠笑道:「合同上说的是和烟气接触的部份,又不是说 整个壳体,现在我们壳体内部,和烟气接触的部分,都有一个两毫米的不锈钢的 内衬,中间打耐火泥,外面才是碳钢,并不违反合同。再说了,不锈钢也有很多 种,有304的,有316的,有409的,你要哪种哩?」
  陈工自顾自的点了一支烟,显示出老谋深算样子道:「那你说,怎么替我们 彻底解决?」
  赵无谋心中暗骂:怎么解决?无法解决!还彻底哩!真他妈的会扯大龙蛋! 你们这是胎里坏,要想彻底解决,你们得花钱按要求重做。你们这些王八蛋,又 不是拿你们私人的钱,拼命的死砍价做什么?用内外胆的结构,也是被你们逼的, 这内外的膨胀系数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嘛!脸上却笑道:「怎么解决,我们公司的 技术人员已经讨论了,不过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不就是漏烟吗?您放心,我负责 帮你堵住!」
  王技术道:「我现在就要知道你能怎么办?」
  赵无谋笑道:「我代表公司来,说话自然就要算数,没有把握的话,我不可 以乱说的,怎么解决现在还不能说,我们得有周全的考虑,拿出书面的方案来时, 才能摆在您的面前和您商量!」心中却道:开玩笑,五百七十度的高温,用20 G的管子,你们这些蠢驴,就算「百度」一下,也应该知道,20G的钢管,只 耐到460度的高温,12Cr1MOVG能耐到560度,你们这种设备,得 用耐温达到650度的304不锈钢管,外面得做全304的单层外壳,加膨胀 节,这样一来,单是这一台设备本体的成本,就要人民币400万大洋,还不连 人工费和运费,我们的工人又不是奴隶,怎么可能白替你们做?而你们这些王八 蛋,可是四台设备才给900万呀!还好意思说怎么办?
  再说了,这烟可不是好堵的,不出意料的话,一定是堵了东头漏西头,堵了 西头漏南头,堵了南头再漏东头,反正永远堵不好,现在是漏漏烟,过不了几日 就要漏水了,若是漏水,这设备也就宣告报销了。
  赵无谋现在就是在拖,既然知道这事没法处理,反而心安理得下来,慢慢跟 他们耗时间就是,这样东扯西拉,很快的就到了下班时间,这些国企的员工,哪 个愿意加班的,又见赵无谋并没有开口请客吃饭玩婊子,下班铃一响,立即作鸟 兽散。
  赵无谋吁了一口气,大冬天的,竟然急得一身的汗,他有心向老板建议,但 又是知道,自己的建议老板决不会听,早在一年前,赵无谋根据实战经验和具体 情况,向老板发过一封长长的电子邮件,详细的说明了阐述了一些建议。
  但是非但没有收到好的效果,反而引起老板的反感,表现出来的特征就是, 离赵无谋远远的,赵无谋若是有事找他,他也不再理睬,而是冷冷的一句话,要 他找分管领导去,本来赵无谋没有什么分管领导的,但是今年开始,老板硬是替 他安排了一个。
  这种情况的出现,倒不是说赵无谋初入职场没有经验,而是他错误的判断了 形势,以为这家公司既是私营的,那么一定不会讳病忌病。
  「唉——!」赵无谋叹了一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世上的事有因 才有果,或许是离开这个公司的时候了,天大地大,哪江水哪河水不养人呢? 
  赵无谋刚走出冶炼厂的大门,就接到老李的电话,这个老李,对外说是商务 部长,其实就是公司要债的,因为他的正工资只有几百元,养家糊口全靠催还账 款的提成。
  几百元的正工资?对!千万不要把某某党对老百姓所谓的保护法规当成一回 事,实际上中国老百姓除了自求多福以外,根本就不能指望这个「假大空」连篇 的政府。
  赵无谋起先跳槽到这个公司时,并不知道这个情况,出去处理问题时,按原 来国营公司的惯例,顺便也把人家公司欠本公司的账款要回来,而且一要就是一 百万。
  老李没要到那家公司的那一百万元钱,也少了一万元的养家糊口的提成,因 此借公司其他人的口,向赵无谋点了一下,意思是不要能过火了,挡别人的生活 机会。
  赵无谋多聪明的一个人,知道这种情况后,立即当面向老李道歉,本来嘛, 一江水一河水的,他一个人也吃不了喝不了,他要到钱后,并没有一分钱的提成, 又何必碍人家的生计?既然有这种情况在,所以赵无谋以后出去,就是只处理问 题,而不去催人家的账款了。
  「喂!小赵呀!你在什么地方?我怎么能找到你?」老李在电话里吆喝。 
  赵无谋笑了起来道:「我在城西路上住着,叫做徽都宾馆的,你在车站直接 打个的来就是了,反正你和老板的关系好,打的费可以老BB的报销!」
  老李骂道:「他娘的,你打个的老板还能不替你报?废话少说,多少钱一晚 上?」
  赵无谋笑道:「一百六啊,要开发票的话,得收一百七!」
  老李惊叫道:「天呀!你就不能找间便宜的宾馆吗?」
  赵无谋咧嘴道:「便宜的就不叫宾馆了,而是叫旅社,这天寒地冻的,小便 都能结成冰,那种几十块的小旅社,根本就没有暖气,我可不想猫在旅社里冻出 病来,何苦呢?」
  老李痛心疾首的骂道:「败家子呀!你省两个住宿钱,走时在发票上多开点, 也能补贴家用是吧?」
  「家——?」赵无谋把嘴一撇道:「我还没成呢?我现在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见了面再合计吧!」
  老李的此行目的,就是催要账款,所以一见面,就急吼吼的问道:「你小子 说,这问题到底大不大?」
  赵无谋笑了起来,拿起准备好的一瓶银星「迎驾」白酒笑道:「来——!尝 尝!安徽的特产白酒,价格不贵,味道不错,今天我请客了!」
  老李是当过兵的人,肠子直来直去,一把抓住酒瓶道:「你小子别绕,我们 先说正事!」
  小饭店的老板娘扭着细腰送上了一碟油炸花生米,赵无谋看得咽了一口口水, 这娘们够靓够骚,心中考虑,是不是在安徽混个老婆,把终生大事了结了,这个 老李,就是个急性子,真不知道,他这么多年的账是怎么要的?
  赵无谋叹了一口气道:「正事!你看我借酒消愁就知道了!」
  老李披嘴道:「借酒消愁?你小子没事三五两,有事五三两,你倒是跟我说 说撒,这次的钱,要到的把握大不大?」
  赵无谋苦笑道:「老李呀!你来迟了,要是早来两天,这把握有七成,但是 你现在跑来,连两成的把握都没有!」说着话,拿过碗来,把一瓶白酒平分的倒 在两个碗中,接着端起面前的酒碗来,喝了一大口。
  老李最怕的就和赵无谋喝这种猛酒,皱了一下眉头,呷了一口道:「你倒是 详细跟我说说撒!唔——!这酒不错!」
  外面开始下起雪来,连天连地的,一阵寒风吹来,漂亮的老板娘端来一盘青 椒炒肉丝,冷得打了个哆嗦,老李喝不得寡酒,忙举箸吃菜。
  赵无谋却是又喝了一大口烈酒,碗里的酒下去了一半,这才舒服的吐了一口 寒气道:「过瘾呀!」
  老李道:「把情况说了,我少不得要请人吃饭,到时这好酒是少不了你的!」 
  赵无谋砸巴着嘴道:「千万别请我喝好酒,若是上瘾,你想叫我倾家荡产不 成,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这么急?好吧!我来说说这边的情况!」
  赵无谋边吃着菜,边说着情况,却再不碰那酒,最后伸出两个手指道:「最 难搞定的,就是陈工和王技术员,所谓现官不如现管,你要去商务拿钱,得有四 个部门的签字,你若是早几天来,趁那烟还没漏时,或是烟刚漏时就打点,要钱 的把握当然有七成,现在漏烟了,而且看情况,不是那么好补的,在烟没堵住之 前,你想要到钱,那是难于登天!」说完话,把面前的半碗酒一口喝干。
  老李跳道:「我这儿有商务部门负责人的手机号码,你跟我再把那四个负责 签字的人想办法找来,明天晚上我请吃饭,再请他们洗洗脚,泡泡澡,塞点钱, 看看行不行!」
  赵无谋瞟了他一眼,心中道:「事到如今,你想都别想」,但是老李既请人 吃饭,少不得也要请自己做陪,自己跑到这鬼地方几天了,没吃没喝的,还冻得 要死,跟着去混混也是不错的,当下点头道:「好——!但我尽力而为,若是有 人不肯来,你也不要怪我!最好是你跟我一起去,用你的大旗做做虎皮撒!」 
  老李道:「当然是跟你一起去!怎么会麻烦你一个人跑,但是话可说到前头, 技术上我可是一窃不通,你别出我的丑就行!再者就是,有些吃请的事,我怕你 不敢答应人家!」
  赵无谋心中笑道:爱出风头的老头,我要是乱答应人家吃请,回去的销找谁 报去?总不能是我出钱,替公司请客吧,再说了,就算我肯出钱,也没那么多钱 好出。
  等到第二天晚上坐下来时吃饭时,老李彻底的愤怒了,本来他和赵无谋仔细 捉摸过请客的人选,请的全是各部门的负责人,也就是十个人左右吧,可是等坐 下来一看,竟然跟来了一大票小兵达子,满满的坐了一个超级大的桌子,竟然达 到了二十四人之多,而要请的关键人物,比如陈工、马主任、王技术员三个最关 键的人物,硬是一个没来。
  这些小兵达子,全是车间里的工人,请他们吃饭就是白花钱,对赵无谋他们 公司的事,根本就起不到一点帮助,但是面子上也不好赶他们走,这家酒楼在当 地是有名的,菜肴的做得好,价钱当然也不低,叫这些没签字权、没说话权的工 人来吃,简直就是王八吃大麦——糟塌粮食。
  赵无谋看着老李笑了起来,老李气得在桌子下狠蹬了赵无谋一脚,咬牙道: 「你还笑得出来?」
  赵无谋在他耳边低声道:「老革命!别说我没提醒你,咱们被业主耍了,这 些小兵达子吃过之后,就是一抹嘴走人的事!」
  老李咬牙道:「你出来!」
  赵无谋眼珠直转,犹豫的道:「出来可以,但你别跟我借钱!」
  老李是这家公司的老员工,和老板的关系不错,出来要钱请客吃饭也是常事, 但是有个前提条件,就是能要到钱,要到钱吃请个万儿八千的,老板虽然心疼, 但决没有话说,尤其是一些呆账死账,就算吃请花掉欠款的一半,能拿到钱也没 多大关系。
  但要是要不到钱就不好说了,赵无谋不傻,这家业主找这么多小兵达子来, 明显的是宰凯子的,至于欠款吗?桌子上只坐了黄工、张工两个能签字的人,代 表着两个实权部门,但只要陈工、马主任有一个不签字,就休想拿到一分钱。 
  拿不到钱,报起销来,老板就没那么爽快了,万一翻脸不批的话,这钱找谁 要去?花钱请老李吃饭,赵无谋无所谓,但是这种二百五的事,赵无谋打死也不 会干。
  老李铁青着脸道:「出来嘛!人前给我点面子好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赵无谋只得站起身来,向满桌子没啥指望的废物们一点 头道:「我们有个事,去去就来!」
  这边赵无谋和老李一走,黄工就笑了起来。
  张工道:「他们两个不会临阵脱逃吧?」
  黄工笑道:「放一百二十个心,他们没料到我们带了这么多人来,这是去凑 钱去了,钱凑好了,就会回来的!」
  张工道:「难得年底有这样的肥羊宰,又不要花我们小金库的钱,又叫兄弟 们快活了,真是一举两得呀!」
  黄工伸出手来道:「划个拳撒!」
  张工依言在桌下伸出手来,划了两下,气道:「每次都是你赢,以后不划了, 你直接去就行了!」
  黄工笑道:「划拳是你提出来的,我就是尊重了你的意见,难道有错吗?还 是按老规举,也不要全去!」抬头看了看那些工人道:「上次没跟着去洗脚的, 是哪几个?」
  话音刚落,桌子上就有六个工人举起手来。
  黄工满意的点头道:「连我七个人,不算多也不算少,宰得叫他们肉疼却又 能承担的起,嘿嘿!你们听着,还是老地方,我拖住他们一会儿,你们自己打的 先去门口等着,还是装做是偶然相遇,还是点两项最贵的项目,码好了一个人也 就花他们个三五百,做完后你们走人,再做人家就恼了!」
  六个工人一起笑道:「明白了头儿,我们这是白沾光,怎么会不识相?」 
  门外大厅的角落中,老李恭手道:「小赵!你身上有钱吗?先借个两千块钱 使使?」
  赵无谋瞪大眼睛道:「怎么你请人吃饭不带钱的吗?」
  老李满脸苦相道:「带了三千块,怕不够呀!」
  赵无谋笑道:「够了,吃完饭就叫他们滚蛋,至于后面的项目就免了吧,若 是依我,现在就逃跑,叫他们蜻蜓吃尾巴去!」
  老李苦声道:「这头是我伸出来的,怎么可能再缩回去?」
  赵无谋恨道:「全是他妈的工人,你以为请他们吃饭有个吊用?还不如拿去 喂狗了,胀气呀!耍我们也不是这样耍的,你真个要做凯子的话,今天晚上的菜, 老子来点,随便弄几个大路菜,要他们吃完了混蛋!」
  老李拦着道:「千万别介,要是那样,我怕会得罪两个签字的,完工验收单 上四个签字,好歹先签两个,剩下的两个,以后再想办法!」
  赵无谋嘿声道:「签两个和一个没签也没有多大分别,就是我身上真的没多 少钱!」
  老李纠缠道:「好兄弟,给个面子撒,回去后我一准还你!」
  赵无谋笑道:「老李呀!这事冤呀!不如我先回去吧!」
  老李怒叫道:「你这是什么话?你回去,把我一个人丢下来怎么办?好兄弟! 你说怎么着才肯借钱吧?」
  赵无谋笑道:「亲兄弟明算账,我要是身上带着老板的钱,给你用用也无所 谓,但是你这是代表公司请客,却叫我私人掏钱呀,这丑话要说在前头,今天这 事太玄乎了,可能你一分钱也要不到,这报起销来吗——?」
  老李拍拍胸口道:「兄弟放心,我在老板面前还是有些面子的,这样,我立 个字据给你,要是不还的话,你就到我家要怎么样哩?」
  赵无谋等的就是这句话,但是不好开口说,闻言笑道:「这样多不好意思呀! 不过既然你提出来了,我也不好抹你面子是吧?说吧,要借多少?」
  老李骂道:「他妈的!早就知道你小子滑,吃了我的饭还要我承你的情,算 了,就借——?」
  老李想了想道:「就借五千吧?」
  赵无谋道:「五千!你杀了我吧!无有!」
  老李不依不饶的道:「反正给你字据,还怕我不还?这样,还你钱时,再添 五百块钱的利息怎么样哩?」
  赵无谋为难的道:「好是好,就是不知道我卡里有没有!」
  老李料到今天这事没有五七千块的不可善了,但是他刚从河北回来,卡里的 钱也用光了,又怕丢面子,唯一的指望就在赵无谋身上,闻言焦急的道:「你到 楼下的自动取款厅里看看,有多少取多少出来还不行吗?只要勉强渡过这个难关, 明天我就有办法弄到钱了!大不了下面的活动也带上你就是!」
  赵无谋解释道:「其实我对美女也没有什么兴趣,这么冷的天还不如回宾馆 睡觉,不过难得和你碰到一起,还是得给你点面子呀,唉——!我去看看吧!」 
  赵无谋的卡里是有钱的,但是自跳槽到这个公司以来,碰上这种事,都是吃 吃饭了事,说白了就是替人挡酒,以后的节目,就无缘参加了,在以前的公司可 不是这样,吃饭都是前奏,重点的戏头可是在后面的。
  老李怕赵无谋不借钱给他长脸,硬陪着赵无谋跑到大堂自动取款机面前,赵 无谋的输入密码后,卡上显示的是七千余元的大洋,老李顿时就开骂道:「你卡 上不是有钱吗?怎么告诉我没钱?」
  赵无谋大叫冤枉道:「你吼什么?我卡上到底有多钱,我从来都不关心,有 了不是更好?借你五千,二千块钱我还要过元旦哩!」
  老李从大堂经理那里,借了纸笔,极不情愿的写了五千五百元的欠条,递给 赵无谋,赵无谋笑了一下,叠巴叠巴塞进裤子口袋中,回去洗桑拿的钱赚来了。 
  看着老李拿着钱在那里点,赵无谋嘿嘿笑道:「老李呀!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其实吃饭娱乐,大点的场子都是可以刷卡的,你提这么多的现金不怕丢吗?」 
  老李瞪着眼强辨道:「我知道,我这不是想省点吗?刷卡有时不好还价的!」 
  赵无谋又笑了一下,就向电梯方向走,老李把钱塞在裤腰里,紧跟在他身后, 两人来到包间门口,赵无谋忽然不走了,老李差点撞着他,刚想吼就被赵无谋捂 住嘴,小声道:「听他们说什么?」说着话,静静的推开密封的包间门,留出一 条小缝,听里面的人说话。
  张工清了清嗓子道:「这两个人请我们吃喝了,必会缠着我们签字,可惜是 一老一少两个大男人,若是海陆公司的那种美女,两三百万的给他也没什么?」 
  一个工人插嘴道:「张工!那台锅炉漏着烟哩,若是给他们钱,怎么向上面 交待?」
  张工道:「没知识,上面的头头脑脑们,难道他们就不去打点?这次事情, 他们到今天才请客,不是明显的看不起我们这些下面办事的吗?我们整个工程七 百多个亿,大大小小二百多个项目,出点小问题也是难免的,漏怕什么?堵就是 了!」
  黄工笑道:「这事说起来,也可以是他们的事,也可以不是他们的事,按理 说安装调试七十二小时没问题,就算合格了,按合同,得付他们百分之三十的安 装调试款,至于后期的泻漏,应该在质保金内体现,而不应体现在安装调试款中, 叫他们来,也是年底了,大人物他们要拜,我们这些人小人物,他们也要拜一拜, 这种事情领导也知道,但是哪个领导会挡人财路哩?」
  张工喝着上好的清茶道:「本来我们几个不想给他们做的,把价格压到了不 可能做的地步,要是他们放弃了,我们给海陆那两个骚妞儿做,所给的决不是这 种价格,四台锅炉加起来,最起码要给两个妞儿一千六百万,这还不连安装调试 费用,你们知道我们给他们多少?——!九百万,四台锅炉连带安装调试一共就 九百万,我们还死要求他们质量,鸡蛋里面挑骨头,要他们做也做得难受,本来 这项工程我们已经和海陆的两个骚妞儿谈好了的,那两个妞儿出手也大派,三天 一小宴,五天一大宴的,谁叫他们直接找到上头的人操我们的窝子呢?所谓好狗 不挡路,既然他们挡我们的路,我们也要好作作他们!」
  黄工笑道:「今天他们伸头给我们宰,老马、老陈两个避嫌不来,他们这事 就办不成了,就算我们两个签字也不顶用,你们拿着菜单只管点,想吃什么点什 么,别替他们省钱,就当做是公司的福利吧!你们这些小工人,待会儿他们给什 么你们拿什么,没人会查你们贪污腐败的!」
  张工笑道:「这次小王表现不错,老马的好兵呀!我和黄工今天带你们出来, 明天就替他们签字,也叫他们心中好受些,回去时,也能向他们的领导交待交待!」 
  二十二个等着吃白食的工人一齐欢笑,老李听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赵无谋 却是表情坦然,边听边观察四周的动静,以前他在大公司时,也曾这样玩过别的 小公司。
  老李正竖着耳朵听呢,忽然赵无谋一把把他抓了起来,推门走了进去,老李 差点跌倒,低吼道:「干什么呢?你——!」
  赵无谋停在门口笑道:「不干什么,服务小姐来了,难道你想叫人家捉个现 行?你先进去,我一会儿就来!」
  包间里的人见老李忽然走了进来,立即闭口不聊了。
  张工搭讪道:「你们两个干什么去了,等会儿要罚酒的!」
  黄工笑道:「李部长!你的脸色不太好呀!」
  赵无谋片刻就转了进来,接住话头笑道:「我们李部长岁数大了,感觉有点 冷,我们方才出去,想找超市买两包烟,却没找到,只得空着手回来了!」 
  黄工眨着眼睛微笑道:「真的呀?不过你们也不必客气,一个人用不了两包 烟的,超市就在酒楼不远的地方,我说那个小方——!」
  赵无谋笑道:「怎么好麻烦黄工的人呢?我们没找到超市,已经叫服务小姐 在酒店拿了!」
  张工替他们「报怨」道:「酒店里的东西贵呀!宰你没商量!」
  赵无谋心道:再贵也没有你们的贵呀!方才黄工的话,他也听到了,那意思 是一人用不了两包烟,一人一包就够了,那一包肯定是软壳子的「大中华」,一 人一包大中华,要二条加两包,得要一千四百多块钱,去买的小子,肯定也会 「好心」的替赵无谋和老李再拿两包,会「做事」的干脆买三条,反正出钱是老 李这个大凯子,他妈的,你们真当老子们是肥羊了?也不管我们回去这销能不能 报?
  那姓方的小工人,生得精精瘦瘦的,看样子就是会「做事」的主,听了赵无 谋的话,失望的坐了下来。
  赵无谋笑道:「老李!点菜吧?」
  老李咬牙道:「这里我不熟,你们大家看呢?」
  请能做主的,花再多的钱也值得,让这些不能做主的吃喝,花再少的钱也肉 疼,老李也不是不知道回去后这销难报,但他极爱面子,事到临头,也只得咬牙 硬扛。
  黄工看得暗暗好笑,「好心」的打圆场道:「一个人点一道,总价就控制在 三千块以内,酒也不要好的,就是银星迎驾吧,先来两箱,喝不了再退!」 
  照黄工这样的说法,酒水是不含在菜钱里的,菜就三千块,银星迎驾在酒店 里卖到一百四十元一瓶,两箱十二瓶,那么酒也要差不多两千块,酒菜加起来, 就是近五千块的大洋,除此之外,还不知道有什么玩意头。
  赵无谋笑道:「黄工!张工!怎么好麻烦大家呢,再说了天这样的冷,一个 人点一道菜也浪费时间,我看不如这样,也不必管菜单了,各人把想吃的饭店特 色菜报一报,先上了吃起来,然后叫酒店替我们按最高规格配一桌如何?」 
  黄工、张工对望了一眼,心中道:这个年轻人狡猾,比那个老年人难对付多 了,但也只好答应道:「这样也好,你们把要吃的特色菜说说吧!」
  赵无谋笑道:「不必客气,能坐在一起就是朋友了,大家尽管点!」
  这些工人出入这种大酒店的机会很少,哪里知道什么特色菜,黄工、张工看 不过去,报了四五道,赵无谋点头,立即叫漂亮的女服务员记了下来,然后笑道: 「就是不知道你们的菜新不新鲜,我可有言在先,隔天的我们就不要了!」 
  女服务员忙招呼道:「老板放心,包您新鲜,不放心的话,可以跟我到后场 看看!」
  赵无谋假意犹豫了一下道:「李部长你陪着,我跟她去看一看,也是为大家 服务嘛!」
  在座的不疑有他,纷纷道:「你尽管去,叫他们快点走菜,大家都饿着呢!」 
  赵无谋礼貌的点了一下头,跟在漂亮女服务员的大屁股后面,在要出门没出 门的时候,「不小心」绊到了豪华的门槛,身体前冲,「慌忙中」一把抱住了前 面身材修长的女服务员,在她的胸前的挺翘的山峰处捏了又捏。
  女服务员呆掉了,小嘴张开,却说不出话来。
  赵无谋嘴里直呼:「对不起!」几乎就贴在了人家身上。
  女服务员虽觉古怪,但也不好说什么,顺手拉住赵无谋的手,微笑道:「老 板慢点儿!」
  赵无谋捏着美子的嫩滑的软手,就没打算立即放掉了,似是无意识的道: 「你们家的门槛真是太高了!哎哟!我歪到腿了,扶我一下吧!」说着话,用歪 着的脚反踢上包间的门道:「今晚我们的包间由你负责?」
  女服务道:「是的!」想丢开赵无谋的手,但是客人的腿歪着了,扶人家一 下,似乎也没什么不对。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