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欲之祸 - 插插插综合网


马可清,早年混迹江湖,结交了不少「奇能异士」,后来改邪归正经营起茶叶生意,日子过得不错。

当年老马年轻气盛,好勇斗狠在道上也混出了名堂来,追随者也不在少数。

但江湖险恶难行,迫使他放弃了江湖生涯,年届四十的他好不容易讨了媳妇,只可惜红颜多薄命,老婆早逝。

他有三个情同手足的好兄弟,马可清身为他们的大哥,年龄的差距也有十来岁。早年马可清还在混的时候,三个小老弟皆视其为他们的大哥,俟老马退隐后不久,三个小老弟后来也深感今是而昨非,遂陆续离开江湖路。

他们投靠马可清,老马义不容辞完全接纳他们。

几年后,三个小老弟都陆续结婚,老大的媳妇叫惠玲,老二的老婆叫牵梦,小弟的妻子叫阿花,三个女人可以称得上是绝色美人,不亚于时下的影视明星。

大家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倒也和乐融融,日子过得很快乐。

现在,阿花、牵梦、惠玲三个女人的丈夫因工作或其他因素的关系,已经有好久离开家里了,而老马是所有的人里而最清闲的了,因为他那茶叶店面请了五、六个女店员来看顾,也不用烦他老操心,只要他每期准时收钱就好了。老马唯一遗憾的事是老婆早过逝,使得他难免感到空虚而寂寞,尤其每当他看到自己的女员工或弟媳那婀娜多姿的娇模样,便会在他潜意识里特别需要女人的欲望。

有一次,他无意经过阿花的卧房,因为阿花正在换衣服,忘了将房门关好在半遮半掩的门外,老马隐约的看到阿花裸露的背影,她的肥臀朝外,老马那不争气的老二竟然一下子翘了起来,使他极端不好意思的闪躲掉。

 

自从那次跟一名女店员叫缇华的女孩子搅过之后,使他久封的心扇逐渐打开,并且恢复信心,他很想跟牵梦。阿花。惠玲发生不可告人的关系,甚至连干女儿竹君他也沾染。

竹君跟她的三位嫂子情同亲姊妹,自从出嫁以后较少有往来,不过也经常以电话联络。

竹君与马可清相差也不到二十岁,她是马可清从前朋友的女儿,朋友因老婆跟人跑路自己又患绝症,因此托付予老马,老马果真一诺千金把竹君带回家并且将其培长成人。

老马人高马大,轮廓五官相当有立体感,长得颇为性格,现在正值中年挺有男人成熟的魅力,深深吸引人。

就凭这一点,而且他有恩于这四个女人,因此他决心只要有机会他一定要上马与她们周旋不可。

尤其女员工缇华跟他上过床之后,老马信心十足且俟机而动,想要与竹君及她的三个嫂嫂有一腿之交才不枉此生。

那是中秋节的前夕,已经晚上八点了,平常时晚上十点打烊,因为适迎中秋佳节,所以老马也让自己的员工提早打烊。

打烊的时问是晚上八点,其他的女孩子都陆续走掉了,唯独缇华没有走。

「李小姐!大家都走了,你怎么还在忙?」

缇华见老板在问,急忙说:「老板!因为明天有一家客户要二十盒的礼盒,而且声明要一大早来提货,客户刚才才订的货,明天是中秋节,大概客户要急着赶明天送出去吧!所以我先把它包装好,省得明天老板出状况……」

真是热心的员工,老马内心欢喜,于是老马帮忙缇华包装。

不久,礼盒已包装完毕。

「李小姐!」

「哦……」

他看到她那美丽的身段,姣好的面貌,娇柔甜美的声音,使老马鼓足了勇气说:「李小姐!你工作卖力,走我请你吃消夜。」没想到缇华一囗气答应了。

一回生。二回熟,俩人先吃了一顿海产,然后又去唱歌,这一路玩下来已深夜了。

这时老马带着微醉的李缇华走进一家旅馆,缇华也没有拒绝,而且此时已改囗叫老马为可清了,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也许直唤名字较显得亲近些吧!

进了旅馆的房间后,老马关好门后,便迫不及待的想上马了,他把缇华压倒在床上,一头钻进她的双峰之间胡乱磨菇。

「啊……唔……唔……」

缇华本能的扭动娇躯,两人经过贴身的磨蹭更加速了两性的欲望。

于是老马的手也开始不安份了,他的手已经摸向她的大腿,她的粉腿光滑晶萤。

「啊……唔……唔……」

她的美腿曲弓着于床上,嘴内娇嗔连连,那色眯眯的老马即刻侵袭缇华的肥臀。

缇华两手紧抱着老马,咬着下唇意识有些模糊,老马终于把她身上的包裹逐一的解除。

面对一丝不挂的缇华,老马的心速加快,终于也脱去自己的衣服。

 

缇华正值花样的年华,一股青春气息袭向老马,马可清醉了。

缇华称得上是天生尤物,除了拥有傲人的身材,姣美的面孔之外,想不到平常斯文的她,在这个时侯显动淫媚动人,真是做爱的上等材料。

缇华媚着双眸,微视着可清,双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摸抚,并轻声细语的叫魂,直叫得老马魂飞九霄。

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抓住那突兀的乳房左右开弓不停的啜吮,乳头被舐得尖硬起来。

李缇华咯咯地浪叫:「啊……唔……哥啊……哥……噢……」

她左手抓着老马的头发,右手本能的伸到老马的下体,用一招「掖下偷桃」的招式,直搔得老马的卵蛋又痒又酸,那大老二也毫不客气触怒起来。

缇华搔了一阵睪丸后,转手握住那根肉棒用力的抽弄着。

「啊……嘘……」老马忍不住叫了起来。

不久,两人攻守交替,换老马躺在床上,缇华望着竖立的肉棒,立刻俯下身来手握阳茎,便张开小嘴儿给它舒服了。

「唔……唔……唔……」

缇华吹吮吭然有声,嘴内不停的吱唔。老马手也没有闲着,他的手握着她的两个毫乳,爱不释手。

她的淫水已经沾满了她的下体,吹嘘一阵后,缇华主动的骑在老马身上,两人面对面你来我往。

缇华两脚跨在他的腰际两侧,然后手握着老马的大鸡巴,接着将自己的嫩穴对着龟头慢慢的往下坐……

终于嫩穴咬住大鸡巴,并且全根尽没。

缇华开始套弄,她扭腰摆款,摇动着老马的阳具。

「啊……好粗的……鸡鸡……好哥哥……唔……哎哟……」

当鸡巴塞进她的肉穴时,缇华乐得狂叫。

「卜滋!卜滋!」淫水从她的嫩穴淌出来沾满了他的老二。

双乳在她的蠕动下,分外活泼迷人,老马看着双乳的变化,双手摸着她的浪臀。

「唔……唔……唔……」

最后娇柔的她显然没力气了,只好趴在他的身上休息。

「没力气啦!」

「嗯……」

于是老马一马当先万夫莫敌,一个翻身便将她压住,并且把她的两腿放置于自己的双肩上,开始抽插。

「啊……哎哟……爽……快……用力……干我……哦……亲哥哥……好丈夫……好老板……」

「卜滋!卜滋!」

老马听下面的小儿淫荡狂镇,兴奋不已,遂更加用力狂戳,下下入底,九深一浅。

阴唇含着阳具像蚌珠一样一吸一吐,老马□夹得爽歪歪,一股热流袭上他的全身,他感到快要射精了,于是他托着缇华的肥臀,开始一连串的猛攻。

缇华的一对豪乳绽开像莲花,穷变万化。

他左插右戳。

「嗯……用力好亲亲……缇华……哎哟……舒服……」

「抬高……哦……哎哟……好哥……哥……好情郎……唔……」

「来……啊……好……大……鸡……巴……用力……干……好爽……」

缇华意乱情迷,双眉紧蹙,两手抓住自己的双脚,莺莺燕燕不休。她香汗淋漓,娇嗔如燕,淫媚极了。

又干了十来下,老马终于忍不住大叫:「啊……我……来了!……啊……」

「咻……咻……咻……」

他的庞大身躯一阵哆嗦,一汨阳精急射而出,射进缇华的体内。

两人终于酣睡而眠,一直到次日早上十时才离去。

食住知味的马可清,自从与李缇华一夜风流之后,禁固己久的他终于获得了解脱,但却使他觉得更需要女人了。

马可清此后随时留意家中的三个女人惠玲、牵梦、阿花,可能的话还包括自己一手带大的竹君。

于是马可清开始留意机会,创造机会。

这一日下午,阿花比平常回来得较早,老马知道家里只有他跟阿花两个人。

阿花今天穿着洋装特别美艳动人,老马想起了那夜在旅馆与李缇华风流的事,不觉心痒痒的。

阿花回来后跟老马打了招呼后便匆忙到自己的卧室内,老马觉得好奇,便跟了去。

不知是阿花佯作不知,或着一时失察不知道老马也跟着进来了。当阿花坐在床上,猛然背后有一双大手抱着她,她猛回头才知道是大哥。

老马不管三七二十一即刻毛手毛脚,他实在很怕阿花会拒绝使他脑羞成怒多难堪。

阿花只是象征的拒绝,但不会整个人软化半推半就起来。

「大哥要玩你,行吗?……」

「嗯……」她羞答答表示不反对。

于是她脱下白洋装及三角裤,双臂一摊道:「大哥,你来吧!」

老马兴奋得无以言状,他迅速脱下他的内裤,立刻,那只六寸多的阳具呈现在他面前。

她初见可清的硬阳具本就春心荡漾淌出淫水,现在一见他全身裸体,就更想催他快插她。

于是她闭上眼,却特别大开左右二腿,以迎接可清光临。

她此时芳心激动心想,嫁夫半年现在才遇到「真丈夫」他以双手支床,双脚后跪的向阿花骑上。

阿花见可清已骑上,就伸玉手扶着他的硬龟头,先在她阴核磨动,老马就吻吸她的乳房。

阿花也儿酥痒,道:「大哥,您像很会玩。」

「因为大哥就喜欢你,想特别给你舒服。」

「真的呀?」

阿花一手扶龟头,另一手拨开阴户,「大哥,可以给嫩穴插进来了。」

老马一听就用劲插入,只觉得她的阴道内湿滑滑,又热呼呼真舒服。

阿花忧着脸道:「啊……哥……痛呀……」

「哥……阿花永远爱你,你可要慢些插。」

老马也说:「阿花,大哥会好好疼你。」

老马想起阿花尚末生产过,决不可太冲击,就很耐心的一寸一分慢慢向内推进。以至全根尽入。

「到穴心了吗?」

「喔!哥,我觉得到。」

「还痛不痛?」

老马别有见地的又吮吸她奶头,以使她再淌淫水滑润阴道。

这一招果然有效,珂花闭眼红脸笑道:

「哥呀!不痛了,但内边好痒,您可抽动抽动了。」

老马一听,就依言浅抽慢插起来。

这样抽插了五十多下,他问:「阿花,给你插得爽不爽?」

「果然一鸣惊人。」

阿花为了表示虔诚至爱,就紧搂可清的双肩。她不只如此,还开始微微摇动雪柔柔的屁股,迎合可清的抽插。

这么一来他就觉得龟头一直被紧窄的阴壁磨转,同时也因她阴户不停翕动而倍加舒服。

「嗯,阿花,你的嫩穴真妙,懂得摇动……真是一朵解语花……对……就是这样……」

老马经她配合越有劲道,一股作气抽插她一百多下。

老马正在愈抽愈起兴的时候,忽然……

「有人在家吗?」有敲门声自外传来。

「做什么?」

「收清洁费的。」

老马和阿花都紧张起来,彼此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老马腰肢一抖,泄了。

他一边停止抽动,一边扫兴的朝外叫:「等一下!」

而这时阿花也被插到高潮的紧搂他。

约摸二三分钟,老马匆匆穿上内衣和内外裤,打开房门又打开大门去应付来客……

过了一周,阿花果真月经来了,他开始纳闷的去对后街和周老先生弈棋。这一弈棋连接了三天,使老马打发不少时间。

第四天,周老先生有事去南部,老马只好在家午睡,一觉醒来正走到厨房要喝冷开水,忽听浴室有冲水声。

他暗想:阿花去看电院,二妹也去上班,莫非是大妹惠玲!

想到女人洗浴的裸体,想到这常以打牌驱走春闺怨的大媳妇,他突想博博运气看看能否尝尝异味。

于是,他轻手轻脚的猛推虚掩的门而入。

「大哥……您……想干什么?」

她一手忽抱住她后肩,一手摸一把她的右乳房。

「嘻……惠玲……你终日怨叹丈夫交外国女人,不回来看你,那么让我安慰你。」

「大哥,您别胡说,我没怨叹他嘛!」

 

「但是,我每次见你读信时,却看得出!」

「不行,大哥,快放开我……」

「哎哟……惠玲……我早已看出你很寂寞。」

在一拉一挣扎中,老马的阳具早已隔着内裤紧压惠玲的屁股。

惠玲被龟头磨揉得也有些麻痒,她低头道:

「不好!大哥,这成何体统,何况大白天……」

然而老马看她不太挣扎了,反而把她从浴室抱起走向自己卧房。

「大哥,您也不想这样太过份了吗?」惠玲红着脸,希望老马到些为止。

老马因玩过阿花得逞,所以理智大失当放下她在床上,立刻如雨点般的飞吻她全身,包括惠玲的乳房、阴户、阴核!

惠玲突经异性吻遍全身,难免爽得淌出淫水。

老马在飞吻她之后,也唯恐她拼命挣扎跑出房门,就先发制人的压住惠玲的娇躯。

「啊,别这样,让人知道多难为情?」

「有谁会知道呢?」

老马侧着身,脱下三角裤,立刻,惠玲看见老马一只大肉柱子。

「以后你难免说溜咀?」

「哈!我才不傻呀!」

老马除了肉柱在她阴户上磨,也摸捏大媳妇左方乳房。

惠玲觉得事难挽回又觉得阴户酥痒无比,只好驯服道:「好,我答应你,你先别压我。」

老马见惠玲已闭眼,谅不至再溜跑,就侧旁她而卧,惠玲重重疏了囗气!而老马也趁机摸她乳房,扣她阴户。不摸犹可,一摸之下早已春潮泛滥!

「惠玲,你委实旷了太久了。」

「大哥,你要插穴就快呀,万一有人来……」惠玲张开眼,望着他那根硬阳具。

老马想起那天收清洁费的事,点点头,他为了怜惜娇躯,决定不再用俯压式插她。他把她左腿根举高,交她自己抬,然后侧卧的举上阳具龟头,一手分开她多淫水的阴唇横插而入。

对于瘦弱的男人为了储存精力作最后冲刺,在起初最好采用这样的侧交。

「大哥,轻点,慢慢插,惠玲绝不跑掉。」

老马也觉颇有道理,就慢抽浅挥起来,同时,他一手不停捏揉她的阴核!

 

惠玲被老马这一双管齐下,又酥痒又快感,淫水不停的淌出,痛苦的表情也消失了。

「惠玲,我想插快些好吗?」

「好!你要怎样插就怎样插!」

老马一喜就改双手支床的跪姿,迅速的插她阴户!

如此过了约一百下,老马喘气问:「好惠玲,我插得你……还舒服吗?」

「啊……妙……可清……你真会捣我真快活……我骨头都酥麻得……要散掉了……」

老马一听她娇哼浪吟就拼老命地又抽插了七十多下,终于龟头一阵奇酥心神一荡泄出阳精……

而惠玲空旷日久,早已渴望男人的精液,如大旱之见甘霖,故当他阳精喷到子宫时,她也第三次又喷出阴精……

马可清自从与阿花发生不寻常关系后,越发大胆起来,这使他日后对牵梦与惠玲提供了更直接的途径,因为老马已经觉得天下女人都差不多,只要是做那档男女大事,女人不会有太大的差异性。

今天早上,阿花回娘家,惠玲已经出远门好几天,最少还要两天才回来,因为惠玲与朋友旅行去了。

所以,今天晚上只有牵梦会在家,老马觉得这是个机会。

牵梦吃过晚餐之后,跟大哥老马在客厅看了一出连续剧后,便径自去洗澡了当老马抽完第二支香烟时,老马听到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他知道牵梦已美人出浴了,老马望着牵梦婀娜生姿的背影,偷偷的跟到她后面。

当牵梦走到她卧室的门囗时,老马一把将她抱住,并且上下齐手抚摸起来。

「呵……唔……唔……」

牵梦被他挑逗,忍不住的叫起来。她本能的有些抗拒,但饥渴的马可清丝毫不肯放松,而且紧紧的抱住她。

他的手开始不安份了,马可清央求道:「好妹妹,就给大哥一次机会,我会好好的疼你的。」

老马边说,边摸她白□装内的阴户,边用硬阳具磨她肛门,她也久不尝插穴之味了,一听他如此诱惑的说词,不禁淌出淫水,象征性的推说:

「不要嘛!不要啦!」

老马见她并不挣脱,就搂推她走入她的卧房,并关上门。接着,他拉她躺在床,然后,在衣柜内拿出那套他送她的金色洋装,又抽出一条新毛巾。

当他拿新毛巾和衣服靠近床沿,牵梦只好闭眼侧卧不敢看他!这一姿势,正好给他一个好机会,他连忙从她背部拉下拉链,这一来,他顺利的脱下她上半身的无袖洋装,使他意外的是她没挂乳罩,一颗奶房轻易的露出来。

「哇!牵梦,你的乳房真大。」老马说着,顺便吻了吻她的玉乳。

这一吻,吻得她酥痒又麻麻,老马于是在她驯服下,脱下她的白洋装,只留下她紧穿得三角网裤。接着,就用毛巾,擦拭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一直擦到她的脚,然后,他更旁她右侧卧下来,并一手摸她乳房,一手下游进她的网裤内,摸揉她的阴户,触手所及都是湿湿滑滑的。

「唔!牵梦你已淌了浪水。」

「哼!大哥,都是由你引起的。」牵梦转身恢复仰卧,却笑盈盈的。

老马知道她已有性需要,就猛抱她,吻她的脸,牵梦并没挣扎任由雨点般的滋吻。

老马见她很驯服,就进而脱下她的三角裤,于是,他很细心的欣赏她的裸体美。

牵梦的体形很特殊,她上胸卅八,腰身廿八,臀部却有四十,除了腋下有浓黑的腋毛之外,阴户的毛毛却极少!甚至少得难见阴毛。老马手指不停的触她阴核,企图使她多得快感。

牵梦经他技巧的磨揉,果真感动地道:「好!就答应这一次,大哥!」

「唔!这样大哥会更疼你的。」

牵梦一听,果然双腿八字大开道:

「大哥,三妹的嫩穴已为你开了,快些吧,以免大姊她们听到。」

老马于是喜孜孜的左腿跪在右腿外,然后右腿半立在她左腿之上方,并且,在此之前,要她自行高抱左腿,如此一来,他可见她的全副阴户。

他先在她的阴核揉捏了一下,接着就分开她红红的阴唇,终于举起阳具向她插入。

牵梦虽胖了些,但阴户仍很紧小,且还会不停的翕动,使得他的龟头如入快乐神仙洞,他于是由浅抽慢插,渐渐而狠抽快插起来!

抽插了一百多下时,他有些喘了,可是他仍喘问:

「牵梦,我的好妹妹……你觉得我插得你……舒服吗?」

而牵梦这时也摇幌着娇吟:

「唔……亲亲……哥哥……你真是插穴大王……你插得我……嫩穴……又痒……又快活……又刮得无比的……酥麻……我太快活了……你干得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好公公……好丈夫……好亲爹……」

老马觉得二妹子平时斯文又木讷,没想到她的浪吟,却比另二个妹妹露骨,这真大异其趣!于是,为了令她得到更大舒服,他忽玩了伏地挺身式对她狂抽狠插,其勇猛次次至花心!

当抽插了又一百五十下时,老马终于泄了。

而牵梦见可清按住屁股不动,又觉得子宫奇痒,也同时泄了阴精……

「牵梦,你泄了几次?」

「我……連這次已第三次了……」

「大哥插穴的成績怎麼樣?」

「一百分。」牽夢在他額上飛吻一下,笑答。然後又用兩個大奶向他的臉上揉。

此時已是淩晨兩點多!在彼此互摸陰戶和陽具一陣後,便疲累得各自回房睡了。

話說馬可清替他朋友照顧長大的竹君,自從嫁出去之後,並沒有過著完全幸福的日子,丈夫是很有錢,只是她老公慣於愛拈花惹草,過度的縱慾聲色。結果他的那話兒過度使用。竟使他的雄風難以表現,這可苦了竹君。

丈夫不行,做太太的猶如守活寡!

因此,竹君悶悶不樂,她與牽夢、惠玲、阿花向來情同手足,向來也以姊妹相稱。竹君的命運跟她們一般,結婚之後毫無幸福可言,竹君把她的苦悶偷偷的告訴她們。

想不到四人同是天涯淪落人,互掏同情之淚。

有一天,竹君上市場買菜,那個賣蚵仔麵線的老牛遠遠就看到竹君在人堆裡走過來。

老牛笑臉盈盈招呼著竹君:「秦小姐,怎麼好久沒來啦!」

「哦……最近出遠門啦!」

竹君生父姓秦,所以老牛稱她為秦小姐。

竹君隨意找個理由帶過去,其實她也沒有出什麼遠門,只是她有些羞澀而已她知道老牛一定又不收她的錢啦!

老牛常誇她是他所見過最迷人的女人,每次吃蚵仔麵線,他總是不肯收錢。

他說:「你只要常來。」

「為什麼?」竹君有些不解。

「因……因為你漂亮……身材好……尤其那雙美腿……還有……那對奶奶,哎喲……好大……只要我老牛常看到你雖然不能一親芳澤,也時滿意足啦!」

竹君並沒有很生氣,只是老牛這麼直接使她不好意思,因此她最近上市場有意閃避老牛。

不過現在她想通了,在家老公不行,能夠被別的男人讚美也不失為一種滿足作用,所以竹君又再度來吃蚵仔麵線啦!

今天竹君刻意打扮一番,果然老牛又色瞇瞇的盯著她,不料此時馬可清會在這裡出現。

原來老馬與老牛是舊識,經過老馬的解釋,才知道他今天是純粹來找老牛抬□的,□不期會遇到竹君,於是老馬曾經幻想過的與及近日與女店員緹華及自家人惠玲、牽夢、阿花等的風流韻事連想在一起,於是老馬說「竹君,好久沒回娘家。」

「是呀!所以下午要回去啦!叔叔……不,大哥……」

竹君嫁出去以後沒多久,便改囗稱呼馬可清為大哥,馬可清問秦竹君所由為何?竹君說:

「我喜歡稱你為大哥,一來不是你生的小孩,二來我與惠玲姊等以姊妹相稱,大家年紀差不多,她們即然稱你大哥,小妹自然也入境隨俗啦,而且比較沒有距離感。」

老馬也不反對,反而高興,一來顯得他年輕,二來確實也親近多了。

午後,老馬獨自一人回家,沒多久秦竹君果然來了。

竹君穿著花背心的背心,下身穿著一件緊身短裙,更顯得她突兀的身段。

竹君坐在老馬旁邊,老馬手放在她的腰際上假裝以長輩的身份跟她很親近的噓寒問暖,他的手有意無意的在她的身上或抓或撫。

竹君似乎無意去閃躲,因為從前她常坐在他懷裡,所以也習以為常。

沒想到此時老馬得寸進尺,索性將她抱在懷裡並且上下齊手。

「啊……嗯……大哥……不要在這裡……不要這樣多難為情……」

一言下之意,竹君並不反對老馬的不矩行為,於是老馬乾脆將竹君抱起來,然後走到自己的房間,兩人脫光衣服後,老馬將竹君放在床上。

他屈起她雙腿,八字大分開,然後以雙叉支床,雙腳跪床的舉上陽具,向她插入。這時,竹君伸玉手握他的龜頭,分開陰戶引導它挺入。

於是,老馬屁股一沈!「滋!」地一聲,陽具進去了。

她感到下體異常飽實,也開始款腰扭屁股,以迎合他的抽插。

「竹君,你的嫩穴很緊,哥舒服極了。」

「哥,你既這麼愛竹君的嫩穴,就快點抽插吧!」

「好!我一定讓你十足的快樂。」

老馬很有架勢的,開始一上一下慢慢的抽插。

而竹君也綻出春笑,抬起肥白豐滿的屁股,往上頂,往下一縮,使他一下子感到特殊的快感。

當老馬抽插了數十下,竹君的陰戶內淫水,已一而再,再而三的淌溢出來。浸潤得他整根大陽具都濕了,也使他樂得使勁加速抽插!

 

這樣一來,竹君開始浪叫:

「哥!再快些插……嫩穴好癢……也舒服極了……」

「嗯……我知道!」

他長長籲了一囗氣,接著聚集氣力,開始對她猛抽狠插,好像面臨世界大戰一樣。

過了十五分鐘,他已抽插了二百來下,漸覺上下氣不接又全身汗水。

而她全力迎戰下,嬌喘連連,甚至浪叫:

「唔……哥……你真能插……抽得小穴……快樂極了……太愛你了……啊呀……好癢……哥用力……我舒服得……要飛了……啊……」

因為她浪叫太響了,陽具又一直在她翕動的緊挾中,老馬終於洩出陽精竹君也忍不住跟著丟了。

於是,兩人相抱互吻,享受這空前末有的快感!

過了半點鐘,老馬下「馬」側臥撫她的大腿:「竹君,哥的勁道不賴吧?」

「快樂極了,妹妹的嫩穴……哥,你真了不起。」竹君也握捏他的軟陽具,道:「哥,這寶貝太妙了,小穴塞得滿滿的。」

「是嗎?」老馬摸她陰核,也問:「竹君,你以前沒有這塊小粒塊暱?」

「那時是小女孩嘛!」

「那長大就……」

「就發育成熟了嘛!」

老馬有些疲累,忽道:「夜深了,老哥要睡了。」

說完,拿起被單正要蓋身子,竹君□意猶末足道。

「哥!哥!」

「什麼事?」

「方纔你摸得小穴好癢,再幫女兒揮一次吧!」

老馬未料竹君慾火強旺,不忍拂她的願望,於是又去摸她的陰戶。這一來,他的陽具又硬起來。

「竹君!」

「唔!哥?」

竹君說到這,突然臥房門外響起……

「我們需要你,可清大哥哥!」

 

老馬雖喝了酒,□知道這聲音是三個人的混合聲,問:「是誰?」

「大哥,是我們。」

聲音剛完,突然房門開了。

乖乖!正是惠玲、牽夢、阿花!

而且,她們個個赤裸的一絲不掛,在款步進入房內時,個個乳波臀浪,好不迷人。

這突如其來的事,頓使竹君嚇一跳,她趕緊拉一把被單遮住裸體,並抖著指道:「姊姊……你們……」

阿花哈哈笑道:「妹妹,你別怕……」

「三姊,你是說……」

這時大姊惠玲也笑道:「小妹,我們是說和可清都已交過腿了。」

「哥可是真的?」

老馬羞愧低頭。

向來最沈默的牽夢也說:

「竹君,既然你和哥也交上一腿,何不暫時拋開那些苦悶,大家先樂一樂不是更好?」

此話一出惠玲阿花附和道:「對!對人生能有幾多樂,何不及時行樂?」

「哈!好一個即時行樂。」

竹君移開被單,招呼三位前輩道:「那麼姊姊們來這坐坐,我們研究怎樣行樂。」

她又道:「我已累了,現在將可清交給你們!」

「不!竹君,你難得回家聚聚,我們多樂一樂嘛!」

竹君終於點點頭。

於是,四位裸女有站有坐開始商討怎麼插穴之樂?

商談的結果是:由阿花、牽夢綵排一二號,惠玲最後。竹君幫老馬推屁股和舐舐工作。

分工完畢,首由阿花、牽夢、惠玲,像紙扇形橫直分臥在床,然後由他蹲跪在牽夢之下,開始輪插每個裸婦的陰戶。

「哥,快上馬呀!」阿花媚眼含春的期待。

「可清!我會為你生寶寶!」惠玲也分開粉紅嫩肉的陰戶。

老馬正東張西望,牽夢道:

「哥,我的屁股最大,可為你生個雙胞胎。」

牽夢的話像清晨的鐘聲,最有吸引力。可是老馬細思之下,堅持原則從阿花開始。

阿花見可清靠上來就自抱雙腳於是,老馬就以「斜插柳盆」的分開她陰戶,舉陽具插入。此時,竹君一手替他推屁股。一手抱吻阿花的乳房。

如此他抽插了六十多下,拔出了濕淋淋的陽具,改插入牽夢的陰戶!這時,竹君走上床,蹲在阿花之左方吻牽夢乳房。

阿花看得興起,托高竹君的屁股,舐舐她肛門下的陰唇,這種連環作用,使竹君上下都快感。

至於老馬因沒有竹君推屁股,抽插了三十多下就改插惠玲的陰戶。

惠玲因排尾,只好自行先摸揉陰戶取樂,所以當可清抽插她時,那如春泉的淫水淌了一大片,老馬只好拔出陽具用衛生紙擦乾,然後再插入。

竹君見他移位,她也跟上,她又替他推屁股。而牽夢也托高竹君屁股,吸吮她的陰戶。

這樣約摸插了近一百下,老馬又拔了出來。

「哥,該輪到我了。」牽夢喜孜孜的說。

老馬果真移插二妹妹的陰戶。

「卜滋!卜滋!」是陽具一進一出之穴聲!

這使阿花有些妒意,奈何擺列成紙扇型是她提議的,又能怪誰?

然而,老馬忽有力不從心之感,只聽他叫:「啊!我好爽!我又要洩了!」

三妹和竹君一聽,都面面相覷!

反應最快的是阿花,她滑過下體搶說:「要洩精,就洩進我的嫩穴內。」

可是馬上引起惠玲的不滿,她索性坐起身,拍一下可清的屁股道:

「我一定會生寶寶,快把陽精在我穴內射!」

但話未完,牽夢恐慌的緊抱老馬道:「誰也不許搶走我大哥!」

「啊!我也忍不住……了……」

話剛說完,牽夢果然感覺子宮享受到被澆頂陽精之快感。

牽夢唯恐他被搶走似的,不但摟得緊,也雙腿夾緊他屁股。

誰知他縱慾過度精關不固,陽精一直不停的噴射……結果臉色發青又變白又吐白沫

台北的某一家醫院裡,一個行色匆匆美妙生姿的少女正趕往這家醫院。

不久,她來到四O二號病房。少女三步並作兩步的跑到病人身旁,她嬌柔的抽泣著:「嗚!怎麼會這樣?你到底得了甚麼病?」

「我……我……」

病人似乎有難言之隱,他更想不到跟前的少女會來看他,這使他感動異常。

一旁的護士小姐輕拍她的香肩,「請跟我來,小姐……」

哭泣的少女一臉迷惘跟著護士小姐走出病房門囗。

「小姐!馬先生得的是虛弱症……」

「虛弱症?」少女似乎不完全明白。

護士補充說:「馬先生元氣大損,他風流過度,差點死在牡丹花下,幸好送醫及時,否則馬先生很可能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啦!」

原來少女正是李緹華,也就是茶葉店的女員工。

聽護士的說法,緹華似乎會意出來了,只是她不知道馬老間會這麼風流。

那一夜跟馬可清激情後,想不到李緹華愛上了馬可清,重要的是她已暗生珠胎,有了小寶貝的生命。

緹華知道馬老閭原來這麼風流後,真傷心欲絕,但為了愛他,她只好忍氣吞聲。

「可清!」緹華含情脈脈地呼喚著。

「啊……李……小姐……我……」

「到底……是跟誰……可以告訴我嗎?」

紙終於包不住火,可清也毫不隱瞞一五一十的告訴緹華。

本來緹華寬懷大量,只要能跟馬可清有個結果就好,所以她起初以同情的想法幫他脫罪,因為老馬老婆早逝,他已長久禁錮,所以男人風流在所難免。

但是當緹華知道老馬竟然跟自己結拜的弟妹們胡亂瞎搞,簡直怒不可遏,認為老馬畢竟不能讓自己托付終身。

於是緹華對他的愛慕之情突然不再,而且她決定把初生珠胎拿掉,並且隱瞞此事。

李緹華決定在離去之前作一件事,她把病房的門鎖住,然後她再次走回老馬的身旁。

她依偎在他懷裡,並且嬌嗔地在他耳邊鶯燕起來。然後她脫去自己的上衣,並把弄自己的一雙乳房,緹華盡悄的挑逗老馬。

她雙眉緊蹙,朱唇微啟,淫淫諾諾。老馬看到她這番挑逗的畢動,不禁的熱血沸騰,可下面那老二並硬不起來。

老馬固元氣尚未恢復,醫生交待至少要調養半年才可以再進行魚水之歡。不過此時,老馬已忘了醫生囑咐。

緹華頑皮的將他的褲子褪掉,只見他的大雞巴軟軟的、垂頭喪氣毫不起眼。

緹華先用兩個大乳房夾著他的陽具繼續挑逗,漸漸的,馬可清的老二慢慢起色,於是緹華改用囗交。

她用手先在他的卵蛋輕搔著!

「啊……啊……」老馬有感覺了,雞巴已經硬起來了。

李緹華於是張開小嘴把那大雞巴含在嘴裡啜吮起來。

「唔……唔……唔……」她整根含住上下套弄。

雞巴被吸的硬繃繃,緹華的右手握著陽莖配合著吹吸的動作,上下拉抽。

她一會用舌舐,從卵蛋舐至龜頭。

她斜視老馬,老馬閉著眼睛,似狀極端舒服。

「啊……」

緹華媚眼橫生,雙頰紅的像西邊的彩霞,她的香汗不停的從她的額角潛下。她繼續拉著陽具,左手握著自己的尖乳。

「唔……唔……嗯……嗯……唔……」緹華驕嗔如呢,淫蕩不止。

老馬血液澎湃,他意識到要射精了。他急忙倒吸一口氣,閉住精囗。沒想到她的吞吐那麼有魔力,她又一次的急啜吮。

終於老馬:「啊……啊……」

他精水如泉湧,但不是用射的,而是用流的。

緹華穿好衣服後,回眸一顧神秘的一笑離開醫院。

馬可清因為調養期未過,又被緹華挑逗而大傷元氣,使他從此沒有行房的能力,成為「沒有用」的男人。